[井冈山剁椒]

No Comments

井冈山剁椒
辣椒,在江西人心目中的位置非同一般,假使饭菜少了辣椒,便会觉得索然寡味。

  一提起哪方人最爱吃辣椒,我们或许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江西人吧。都说江西人无辣不欢,连炒个青菜都要放辣椒,红烧肉更要参加辣椒干,才变得有滋有味。假使饭菜少了辣椒,会觉得索然寡味。
  辣椒,在江西人心目中的位置确非同一般,记住在井冈山,老表描述别人家怎样穷,会把辣椒扯上:“穷得连辣椒都冇吃”。找对象也会把辣椒扯上,有首歌谣:“要吃辣椒不怕辣,要恋老妹不怕傻,砍刀架在颈脖上,也敢把‘辣椒婆仔’娶回家”!小名叫“辣椒仔”“辣椒女”的,一个村庄能冒出好几个。
  都说“江西人辣不怕”,尽管没什么以此值得自豪的,但也反映出江西人的刚烈性情。
  井冈山革新斗争时期,白狗子为把赤军困死在山上,达到了“围困万千重”的张狂程度,在所有巨细通道都重兵设卡,对来往物品都进行紧密检查,对盐、药等必需品严加封闭,致使井冈山变为了上世纪二十年代晚期我国最为寡淡的当地。山上军民日子反常艰苦,没油没盐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有时,在战役打响前,只能给每个赤军兵士发几个干辣椒,影响肠胃和提神。
  赤军兵士长时间吃不到新鲜蔬菜,光吃缺盐的山笋和干辣椒,导致养分极度不良,加上被山蚊、毒虫吸食,极易引起感染;并且行军交兵免不了被荆棘刺着,军医、土郎中纷繁向首长提出:不要再吃辣椒了,辣椒会诱发肠炎、痢疾,引起创伤溃疡。可是,严峻的局势摆在眼前,不吃辣椒吃什么呢?辣椒,成了赤军兵士仅有的食物。
  赤军兵士在如此艰难困苦中喊出:“不辣不革新,吃辣干革新,越辣越革新”、“参加革新不怕辣,当了赤军不怕死”等标语,充分体现了革新浪漫主义和大无畏精力。这些辣言辣语,火辣辣地辣入了井冈山一代又一代人的骨子里。
  吃辣种辣。在井冈山,春天栽下辣椒苗,洒水,上肥,辣椒很快就蹿高了,没多久就开出许多白色的辣椒花,端午前后,就能吃上新鲜青椒。辣椒长得快,如不及时采摘,不出几天,它的颜色就会由淡绿变成深绿,再由深绿逐步暗红,最终变成通红发亮的红辣椒。待到“三伏天”,“满世界”的辣椒都红了。到那时节,鲜辣椒底子吃不完,就该把它们摘下来,一部分晒干,一部分腌制成剁椒,剁椒一向能够吃到下年辣椒上市。
  刚摘下的红椒先摊在篾盘里,在以背向阴地上放几日,让它吸点地气,除去暑气。然后洗净晒干去把,放进专门剁生菜的大木盆里,用菜刀一通乱剁。一木盆红椒往往要剁上近一个小时才干竣工。红椒剁碎后,最好是加粗盐拌匀,一般是一斤红椒放八钱到一两盐,依据各家口味轻重而定。把盐拌匀后,就码进一个个沿口坛子里,腌上十天半月,就可食用了。考究一点的,还把大蒜瓣和老姜等剁碎了,再加上豆豉,放进剁椒里一同腌制,那样,剁椒的滋味更为特别。
  一坛坛颜色鲜艳的剁椒,装着井冈山人火红红的情怀,火辣辣的气魄,或单吃或作调料,这真是以解乡愁最好的美味佳肴啊!(袁晓赫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